潇慕城

【双玄】你是年少的欢喜(现代,糖)

按节日顺序和时间顺序写的,保证每篇都是糖(春节,愚人节,清明节,圣诞节。)

春节

贺玄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过着普通人家的生活,儿时父母安在,还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妹妹。每年春节,全家一起吃年夜饭,赏烟花,其乐融融。但在他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夺走了他家人的生命,徒留他一人活在世上。

八岁的他被养在孤儿院里,每年春节他都看着天上的烟火,可早已物是人非。残忍的现实磨掉了他原来的温柔,只余下锋利的棱角,戴上了老成的面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更好的活着。

12岁的贺玄,凭着他出于常人的才智和能力获得了铜炉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在这里他遇到了他的土豪搭档花城,然后开始了漫漫借钱不还的长路。

三年后,他用假身份证进入了上天庭学院,然后不小心摊上了个土豪祖宗,还是个女装大佬,整天威逼利诱拐他去漫展,像贺玄这样的钢铁直男,怎么可能会因为一顿海底捞就答应这种有损尊严的事呢?是的,所以他很有骨气的要了两顿。

师青玄就是那个祖宗,师家小少爷,性情如风,乐于广交朋友,但最钟情于他的明仪,每天把“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挂在嘴边,但他嘴里的明兄,不过是贺玄的假身份罢了,其实并不存在这个人。

“明兄,今年春节去我家里一起过呗~”师青玄笑得一脸真诚。

贺玄冷冷地说:“不去。”他可不想大过年就看到某个杀千刀的死弟控。

师青玄笑颜依旧,自顾自道:“可是我专门命人准备了明兄爱吃的菜呢。”故作停顿,果然看到那张冷峻的脸闪过一丝犹豫和迟疑,“那还真是可惜了那一大盘的鱼香茄子,还有一大盆的东坡肉,对了,听说那天还有一大条红烧鱼……”

“我去。”早在听到鱼香茄子的时候,贺玄就已双眼放光了,投降是意料之中的事。

“明兄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师青玄把手搭在贺玄的肩膀上,贺玄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却没有闪躲,而是任由他这么搭着,沉默地听着师青玄在那絮絮叨叨春节的计划。

春节那天,师青玄和贺玄吃饱喝足后,某人顶着自家哥哥的眼刀和黑脸,硬拉着贺玄出去赏烟花,留下师无渡一个孤家寡人在那守家。

“明兄,烟花真好看啊!”师青玄由衷赞叹道,绚烂的烟火倒映在他的眸中,他的笑颜在烟火之下,比昔日显得更加明媚动人。

贺玄没有抬头看夜空,而是将身边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轻轻地“嗯”了一声回应师青玄,抑制不住的情愫涌上贺玄的心头,突然发现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自己的心思自己最清楚不过。

【满天烟火都不及你的明媚笑颜,你是我生命中无可描绘的精彩】

愚人节

一年一次的愚人节,师青玄才不会放过这种光明正大的表白机会。

早在愚人节一周前就买好的一大盒德芙巧克力被他藏到抽屉里,唯恐贺玄发现。

而愚人节前一周,师青玄心烦意乱的模样还是逃不过贺玄的法眼。

“师青玄,你最近怎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憋了好几天的贺玄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兄真会开玩笑,我哪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师青玄顿时无措,赶紧夹了自己碗里的一块肉给贺玄来掩饰自己的慌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兄你想多了,赶紧吃吧。”

贺玄看着对面埋头吃饭,躲闪着他目光的师青玄,心里不由地一阵烦闷。这一年多,贺玄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师青玄一人掌管,明明不想沉沦,不料越陷越深。

愚人节如期而至,刚好那天贺玄要留下来值日,而师青玄早在几天之前便找人换了值日的时间,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趁着贺玄去放卫生工具,师青玄飞快地把抽屉里的德芙巧克力掏了出来,放到贺玄的桌上,不等贺玄一起便心虚地溜走了。

待贺玄回到教室,发现早已空无一人,不由地有些失落,走近发现自己桌上多了一盒巧克力,疑惑地打开,映入眼帘的清秀字迹让贺玄老脸一红,难以置信地看着上面那四个大字:“我喜欢你”,一阵心悸。

手指有些颤抖地拿起那张纸,突然发现后面还有半截被折起来,依旧是那熟悉的字迹,但是贺玄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欣喜的火花突然被浇灭,原是空欢喜一场。

“啊呸!
你个愚人!”

贺玄不由地自嘲一笑,原来上一秒天堂,下一秒人间是这样的感觉啊,把失望的情绪收好,抱着一盒巧克力出了教室。

“哟,谁送的德芙啊?”花城一脸玩味的扫了贺玄一眼。

因为心情不佳的原因,贺玄头一次无视了债主,径直走过去。

“Dove的意思是Do you love me,贺玄同学恭喜啊,被人惦记上了呢。”花城原想借机嘲讽一下贺玄,没想到的是,一抹喜悦闪过那张原本阴沉的脸。

“我尽量早点还钱。”然后贺玄健步如飞地离开了。

回到家后的师青玄一直把脸埋进枕头里,红透了的耳根暴露了他藏也藏不住的羞涩。

床头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师青玄迅速弹起,打开手机,赫然是贺玄的信息。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愚人,即使这样,我还是喜欢你】

清明节

那天之后,偌大的房子只归师青玄一人所有,显得空荡荡的。

从小相依为命的哥哥,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替他挡下的哥哥,总是一副我命由我不由天,桀骜不逊的哥哥,在一场车祸中突然离他而去,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师青玄体会到了那种无能为力的痛苦。

他什么都没有了,哥哥没了,就连他喜欢的人也一直在骗他,他就像个傻子一样,掏心掏肺地对一个人,最后却一无所有。

他已经一周没去学校了,已经一周没和明仪联系了,不,应该称他为贺玄,因为从头到尾都不存在明仪这个人。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每天傍晚,都会有一人守在他家门口,却从未敲过门,看着他房里的灯火通明到黑灯瞎火,然后再默默离场。

后来,师青玄退学了,他带着他哥哥的骨灰,离开了这座城市,没有告诉任何人。

当贺玄撬锁闯入师青玄家里的时候,早已空无一人,明明多年没有再尝试过失去的滋味,今天又重新尝到了那种无法言喻的苦涩。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听着手机里一遍又一遍的关机提示音,贺玄还是在一遍又一遍地给师青玄打电话。

贺玄是个懒人,以前让他再拨一次都是破天荒的事,如今的他,抱着内心那点点希翼,硬生生的耗掉了手机的半个电,明知不会有回响,但还是念念不忘。

又是一年清明节,此时师青玄已经到新城市有段时间了。

而他来到这座城的第一天,不是先去找酒店,而是先去墓园给他哥哥找了个归宿,然后在哥哥坟前很不争气的哭了,就像小时候,无论受到什么委屈,只要他一哭,师无渡肯定是第一个冲过来哄他的,只是这次,哄他的人再也不会来了。

回想起那天的事,师青玄鼻子一酸,眼泪在眶里打转,深吸一口,又把眼泪给憋回去了。

梳理好了头发,又好好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师青玄对着镜中的自己咧嘴一笑,明媚如初。

确保自己不会显得那么颓废之后,出门买好了一束白菊花后,坐车来到了墓园。

今年的清明,没有阳光也没有细雨,只余阴霾。

师青玄捧着花来到师无渡墓前,勉强挤出一抹微笑,轻声道:“哥哥,我来看你了。”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师青玄都在跟师无渡讲他在新城市的趣事,明明没有多少好事,却靠着他出众的口才硬是讲了一个多小时。

不远处,一个黑衣男子捧着一束花默默在那里站着听了一个多小时,只是因某人讲得太过专注,所以没有注意到有人已经盯着他看了一个小时了。

那聒噪的模样,眉飞色舞的模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模样,贺玄突然觉得一切都值得了,眼前这个人,值得他贺玄用余生去守护。

讲了一个多小时,师青玄觉得舌头都要干了,打算动一动,歇一会儿,一转头,身后不远处就有惊喜。

四目相望,师青玄呆住了,而贺玄快步上前,趁机把他拥入怀中,在他发顶上落下一吻。

师青玄终于回过神来,试图挣脱贺玄的怀抱,但并没有什么卵用,甚至二人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青玄,我好想你。”贺玄沉声道,师青玄吓得停止了挣扎,呆呆的看在贺玄,因为这是贺玄第一次说这种直白的情话,贺玄第一次说好想他。

感觉到怀里的人终于安分了,贺玄松了口气,觉得以后还是要多找花城取取经,好好学学如何花式撩人。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贺玄柔声说道,“我承认,当时我来这个学院的目的,是为了查清当年我家的车祸事故是否与你们师家有关,而你刚好是师家人,我只好从你开始。”

贺玄顿了顿,看了看师青玄面无表情的脸,继续说道:“后来,我查到那场事故确实是因为你哥哥才造成的,知道真相的我,真的恨不得拿刀捅死他。”

“如今我哥哥也不在了,你大仇已报,为什么还要过来?是不是也要我来陪葬?”师青玄怒视道。

贺玄从未见过师青玄真正生气的样子,现在的他显得有些无措,他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你哥哥的车祸与我无关,而且很多事情,因为你的出现,我也已经放下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或许真的会让你哥哥血债血偿吧”

“因为我?”师青玄疑惑道。

贺玄看着师青玄一副迷糊模样,顿觉好笑,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却更为坚定。

【我恨师无渡带给我数十年的黑暗,但我更希望你来给予我余生的光明。】

圣诞节

自贺玄跟师青玄在师无渡墓前许下了海誓山盟之后,他们二人已涣然冰释。

他们租了一个小屋子,一起在这座城市打拼,日子过得平淡,却有细水长流的韵味。

几年后的圣诞节,大街小巷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贺玄牵着师青玄的手顺着汹涌的人潮在街上漫步。

一棵几米高的圣诞树立在商场门口,吸引了许多小哥哥小姐姐前来拍照。

贺玄看着身边人那张清秀的脸,浅笑道:“青玄,你还记得以前我书包上的那把锁吗?”

师青玄沉思了一下,一下子卷入了回忆的漩涡。

高一的时候,贺玄的书包其实是上锁的,是一个密码锁。

师青玄一直很好奇他为什么要上锁,每次追问贺玄,贺玄都置之不理。久而久之,师青玄对这件事越发好奇。

有一天,他趁贺玄不在的时候,悄咪咪地去解那个密码锁,尝试了一堆数字之后终究无果,突然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师青玄,你在干吗?”

师青玄颤抖了一下,干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就是好奇明兄的锁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利索地溜走了。

当正确的数字输入后,贺玄发现密码锁坏了,那就意味他的书包打不开了。师青玄满心愧疚地把自己的课本给他,但贺玄没有拿,而是还给了师青玄,他无所谓道:“回宿舍后拿锤子敲烂就没事了。”

第二天,师青玄特意把他珍藏已久的一把心锁送给了贺玄,不过贺玄没有收下,其理由是这把锁太过女气。

不过奇怪的是,后来的后来,贺玄的书包再也没有上过锁。

“哦,是那个密码锁啊,”师青玄挠挠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接着问道,“那为什么你后来书包都不上锁了?”

“因为好奇的人是你,而我并不介意你知道。”贺玄坚定地看着师青玄,炽热的目光让师青玄不由地红了脸。

贺玄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放到师青玄手中,俊秀又透着温柔的脸庞在灯火璀璨下显得越发精致。

【师青玄,我一直想给你个家,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家。】


这篇原本是想写成小段子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变成了小短文,而当中有些故事是我初中时候的一些美好的回忆,不过主角并不是我,我只是个失败的说书人罢了,一直以来,我都希望他们的结局可以未完待续,但是现在真的是形同陌路了,所以我只能把最好的时光写成最好的故事,希望能够留在每个看过的人的心上,至少我希望能够让读者想起属于他们的年少时光。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