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慕城

【也青】幸有我来山未孤


传闻青山上住了位仙人,只有有缘人才能与之相遇。有缘人,可谓是少之又少,所以百姓对山上仙人的了解是微乎其微的。

青山兀立,苍翠峭拔,云遮雾绕,宛若仙境。每年都有人跋山涉水而来,又失望而归,正是缘字难求。

“幸有我来山未孤,这话不错。”石头前一位少年郎眯着他的狐狸眼看着石头上的字,打趣道。

石头旁边有扇简陋的木门,门环早已锈迹斑斑,早已饱受岁月的沧桑。

少年压不住内心的好奇,慢悠悠地走到门前,思索着要不要敲门看看。

少年撩了撩额前垂下来的刘海,刚想把手放到门环上,门就突然开了。

“哟,哪来的小娃啊?”一个穿着道士服的年轻人略带惊讶道,不过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眼底还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睡眠不足。

少年仰头打量着面前这个无精打采的道士,明明一副颓废的样子,挺不招人喜欢的,但是他觉得这个道士还不错。

少年嘴角上扬,眼睛弯成一条缝,玩味道:“道长啊,你猜我从哪来啊?”

道长伸了伸懒腰,又打了一个哈欠,无所谓道:“我怎么知道你从哪来,不过从哪来就回哪去,我这不管饭的。”

少年脸上笑意不减,故作沉思道:“他们说山上住的是仙人,那么道长你是仙人吗?”

“我去,这话怎么到处乱传啊,”道士一脸无奈说,“你见过哪个仙人住我这样的破房子啊?”

一抹失望闪过少年的脸庞,不过很快又恢复到最初那副笑眯眯的模样,笑道:“没关系,反正我遇到道长你了,我觉得你比仙人还仙人。”

道长眼角抽搐,默默吐槽道:“现在的娃子嘴都这么甜了,这么会撩人啊。”

少年摆了摆手,谦虚道:“道长的夸奖我就收下了,不过以后我会经常来骚扰道长的,而且不会提前打招呼的哦~”

不等某人的回话,少年一溜烟就跑远了,跑着跑着还回头扯着嗓子喊道:“道长道长,我告诉你,我来自人间啊!最美的人间!”

道长看着眼前越来越小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叹道:“哎,感觉摊上了个祖宗。”

其实道长是有名字的,姓王单字也,少年郎的姓氏更是稀有,姓诸葛,单字青,据他自己所说,因为出生在青山,所以就取名为青了。

诸葛青没有食言,他基本上每天都来骚扰王也,也确实没有提前告诉王也他何时会来,不过无论他什么时候来,王也家的大门都是开着的。

数年过去,诸葛青也不再是那稚嫩的少年模样,而是带有几分成熟,身材修长匀称,偏偏还长了张俊美的脸,活生生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不过王道长还是那副没精打采的慵懒模样,容貌依旧没什么变化,就连那黑眼圈的宽度和深度都没怎么变化。

一日,诸葛青提了一壶酒来找王也,笑得不怀好意道:“老王,我们来喝酒吧。”

王也轻咳一声,拒绝道:“出家人不能沾酒的。”

诸葛青把手搭到王也的肩上,说:“老王别那么扫兴啊,这可是难得的好酒,我好不容易寻到的呢,你就喝一点点吧。”

王也心里很清楚这只小狐狸到底想干嘛,而自己一杯倒的酒量也着实有点尴尬,不过既然他要闹的话,那就陪他闹闹吧,毕竟和他一起的日子,也没多少时日了。

道长一脸扶额,无奈道:“我就喝一点点啊。”诸葛青听后,笑得更欢了,赶紧拉着道长到木桌旁,然后倒上两杯酒,开始灌醉王道长的计划。

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最后喝的烂醉的人反而是诸葛青,而道长虽然还是那副没精神的样子,却一脸好笑的看着诸葛青,轻轻掐了掐诸葛青的脸,柔声问:“小狐狸醉了啊?”

诸葛青打了个酒嗝,迷迷糊糊道:“我才没有,你才醉了……”说完,两只青蓝色的狐狸耳朵突然从发里冒出来,尖尖的,软软地垂了下来。那手感一定很好,王也看着那一对狐耳,心中暗想。

王也难得收起了往时的不正经,正色道:“小狐狸你的耳朵出来了。”

两只狐耳动了动,然后又垂了下来,诸葛青摸摸了摸他的狐耳,说:“没关系,反正只有老王你而已。”随即又抬头对上王也脸,四目相对,诸葛青还是往时那笑嘻嘻的模样,但这次略有几分紧张,他问:“老王你会嫌弃我不是人吗?”

“万物皆有灵,不可妄欺生。”王也神情自若,淡淡地说道。

诸葛青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然后趴在桌子上一倒头就睡过去了,不过时不时有几声梦呓,虽然很轻,但是还是传入王也的耳中,传到心里。

次日清晨,诸葛青从王也床上醒来,晨曦初照,越过窗间,散落一地。诸葛青转头朝窗外望去,王也正在晨曦下打太极,他的身上有层若隐若现的光晕,还真有几分仙人的模样。而山中所有的一切,静谧又美好。

数月过后,天下大乱,妖兽层出不穷。当诸葛青来到王也家中的时候,王也已经收拾好包裹,准备下山去了。

“老青别闹,这事可不是玩儿的。”王也在诸葛青强烈要求随行的时候,劝道,“现在山下很危险,你也别下去了,你就待我屋里,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诸葛青哼了一声,还是执拗得要下去,扬言说你的事我一定会管之类的话,最后王也还是无法,把诸葛青也带下山,一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小心这小心那的,还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诸葛青只是嗯嗯地答应了几声,略有点敷衍,而王也却显得有几分慌乱的样子。

向来风轻云淡,不为所动的王道长,竟也有慌乱不安的时候,着实难得。

大战过后,人间尸骨累累,而王也大元气大伤,倒是诸葛青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些皮肉伤,这是因为王也总是会把他护在身后,挡下所有的灾祸。

诸葛青把王也慢慢地扶到床上,关切地问:“老王你怎么样了?”

王也虚弱地扯出一抹笑容,安慰道:“我没事,养几日就可恢复了。”然后在床上盘腿而坐,说:“老青你先回去吧,这几天你就不用过来了,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可是……”我想留下照顾你,后面的半句还未说出口,王也就打断道:“哎,没事的,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你先回去吧。”随即闭上了眼睛,安心打坐。

诸葛青瞪了王也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没有看到王也眼底里的遗憾和悲伤。

几日,诸葛青怄气不去找王也,一周后,还是放心不下,悄咪咪地来到王也家中,却发现空无一人,只留下一封信。

信上的字潇洒大气,也简短利落:
我出行数年,勿念,有缘再见。

诸葛青一气之下把信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坐在椅子上生闷气,临走的时候还是把那团纸收到兜里,愤愤离去。

数十年过去了,诸葛青再未见过王也一面,但他还是每天都会来王也的家里,满怀着希望都够再见到那人,可总是大失所望,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已经不仅仅是失望了。

又数十年过去了,诸葛青修成正果,如愿升仙了,成为了所有狐妖都费尽心思,想得而不可得的狐仙。

飞升成仙的诸葛青第一件事便是去找司命星君打听那个近百年都不见踪影的王也。

“司命大人,在下想跟你打听一个人。”诸葛青真诚地请求道。

司命星君绕有兴趣地问道:“哪位?”

“王也,百年前,一个住在青山上的道士。”诸葛青敛起脸上的嬉笑,略有点沉重。

司命星君悠悠地道:“与其说他是人,不如说他是仙吧。”

诸葛青猛地抬头对上司命星君的眸,看着眼前一脸诧异和疑惑地诸葛青,解释道:“王也是奇门上仙,身怀风后奇门,都不知多久以前,他就已经成仙了,不过他本人很喜欢与山水相伴,所以大部分时候都在隐居在你所说的青山中。”

司命星君顿了顿,略带复杂地看着诸葛青,问道:“诸葛青,百年前的你有想过你会升仙吗?或者说,这么快就可以成仙了。”

诸葛青摇了摇头,确实,他自己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成仙,族中千年的狐妖长辈都没能有这机会,而自己却凭着数百年修为就踏上仙境,着实让他匪夷所思。

“你还真要谢谢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他啊,硬是把自己的命格和仙骨换给你呢。”司命星君平淡地说道,细听还带有几分惋惜。

诸葛青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才吐出一句:“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知道答案,”司命星君边走边道,“他跟我说,你的执念在升仙,而他的执念在人间,希望我成全他。仅此而已。”

司命星君越走越远,诸葛青已经呆在原地,最后回神苦笑道:“老王啊,我啥时候有跟你说过我想成仙了。”

确实,他们相处十多年,诸葛青从未跟王也透露过他想成仙的愿望,这个心愿一直都被他藏在心底,没有拿出来过,这也是唯一一件他没有告诉王也的事。

后来的后来,新上任的狐仙大人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与当初的奇门上仙有的一拼,不过他们做的都是同一件事,隐居在同一座山,也隐居在同一座屋里。

光阴荏苒,沧海桑田,青山上的树一年更比一年高,山上的花儿开了又落,落了又开,诸葛青还是守在山上,等一人归来。

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少年,少年带着个帽子,梳着个马尾,吊儿郎当的模样,不过眼底的黑眼圈还是在那熟悉的位置。

“兄弟,这话不错。”有几分京腔,却是熟悉的声音。

“哪句?”

“幸有我来山未孤。”

①今天520,我也第一次写也青,其实自己还是挺满意的,这篇是围绕了伙伴这个主题写的,其实一开始并不知道该怎么写, @倾清歌 某人和我说没一起就是伙伴,所以就采取了留白的结尾,我的520大礼是不是很喜欢?哈哈哈哈哈哈哈

②中间也有融入了一些我对伙伴的理解,包括相伴和了解,还有执念,还有我不好的模样,我知道你也不会嫌弃等等的思想(以至于我很多黑历史都落到某人的手里……)总而言之,我觉得能够遇见就已经是一种缘分,所以能成为伙伴我觉得更是难得,尤其还是遇上我这么好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的,就碎碎念这么多好了。

一路前行,愿你初心不改。520快乐!

评论(2)

热度(63)